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章动态
    新闻•公告
让我的光芒 永留人间

         小光的大名叫赵希君,是本溪桓仁普乐堡镇普乐堡村人。这个大眼睛的小男孩,曾经是村子里的淘气包。他喜欢在山林间、在田野里疯跑,喜欢和同伴们一起上山采菜下河摸鱼。长大些的时候,他买了一辆摩托车,呼啸着从村外开回家里。那会儿的他是幸福的,也是快乐的;是青春的,也是激情的。他觉得天空是高远的,大地是辽阔的,世界是自己的。


                                                                         一刀一刀地雕刻自己未来


        17岁那年,小光走出了校门,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11岁那年,母亲离开家到外面打工去了。后来父母离婚了,小光和哥哥跟了父亲。小的时候淘气,父亲没少责骂他。等他长到了17岁的时候,小光告诉父亲自己想打工赚钱了。父亲听了,很高兴,觉得儿子终于长大了。很快,小光就成了辽宁东明工艺品有限公司的一名雕刻学徒。原本种地的手,拿起了刻刀,开始一刀一刀地做起木雕来。这一做就是两年。
父亲都没想到,这个好动的儿子竟然真的拿起刻刀,而且认真地做起来了。他用自己赚的钱,买了一辆摩托,宝贝的不得了。一有时间,就骑着摩托,在山间的小路上飞奔。父亲说,在那一瞬间,才又看见那个好动的儿子回来了,那个淘气的小子仍没长大。
        两年后,小光出徒了,而且他雕刻的手艺学得还真不错。看着越来越帅气的儿子,越来越懂事的儿子,父亲欣慰地笑了。
       小光从不乱花钱,每个月将自己赚来的钱只留下200元作为零花,其余的都交给了父亲。他说自己那会儿是有未来的,他想把钱交给父亲,将来好娶媳妇的。他说自己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未来不见了,自己走上了一条绝路。

                                                                        一遍一遍在心里责问苍天


         20岁那年,小光已经成为师傅,并且来到了本溪,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那段时光对于小光来说,无疑是快乐的。小光说自己每天除了工作,休息时间和朋友聊天,偶尔一起喝点小酒,生活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希望。
        可就在2008年的一天,小光突然发现自己灵活的双手慢慢地干瘪了,尤其是手掌,拿刻刀都不利索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开始的时候,他打电话给父亲,父亲说你先回家来吧。等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越来越严重,不回家真的不行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父亲看到他的双手吓了一跳,他手掌的肌肉萎缩的几乎没有了,原本厚重的手掌如今只剩下扁扁的一片了。怎么会这样?父亲有些急了。于是,他们两父子踏上了漫漫的求医之路。
先是到通化的206医院去做检查,又到了沈阳医大去做检查,最后在北京协和医院确诊为广泛性神经元损害,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渐冻人症”。它是一组运动神经元疾病的俗称,因为患者大脑、脑干和脊髓中运动神经细胞受到侵袭,患者肌肉逐渐萎缩和无力,直至瘫痪,身体如渐冻住一样,故俗称“渐冻人”。由于感觉神经并未受到侵犯,因此这种病并不影响患者的智力、记忆及感觉。
小光最初没有在意,也不知道害怕。他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个啥病,他以为过段时间自己就能好了,就能继续自己的雕刻了。诊断出来后,父亲赵忠会小心翼翼地问医生:“好治吗?这病?”
        “没治。”医生低着头说,“开点安慰药吧。”
        “什么叫安慰药?”赵会忠问。医生说:“就是可以吃,也可以不吃,吃了也没用。最近孩子想吃啥,就给他吃啥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小光听了后,才觉得自己的病竟然是这样的。
        回到家,小光告诉父亲不治了。其实,生活在农村以种地为生的父亲,为了给儿子看病,此时已经将家中仅有的积蓄花光了。父亲流泪了。怎么会是这样?自己的儿子才21岁啊!他还有大把的时光要走过,他还有众多的事情要去做啊!
        而此时的小光,在静静的夜里经常责问苍天,为什么?
        他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这是零八年的秋季,这一年,风是萧瑟的,无情地卷起已经垂暮的黄叶;这一年,我的生命亦随着这无情的风进入了倒计时。自此,病魔开始吸食着我的每一个运动能力。我仿佛掉进一个无底的深渊,那无边的阴影毫不留情地吞噬着我的感知。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给我如此待遇?心中一次次不甘地呐喊,迷茫无奈中也只有仰天叹息!”

                                                                     一件件做自己能做的事


        手不太管用了,自己的脚还好使。小光不愿意就这样坐在那里等死。于是,他跟父亲去种地,他用自己不太灵活的手和还算灵活的脚开起拖拉机,帮助父亲种地。
        慢慢地,他的脚也开始不好使了。他知道死神在慢慢地拉动着自己,一步步走向黑暗。
        惧怕吗?小光说不怕是假的,但是怕又如何,自己总不能被吓死吧!好好活属于自己的每一天就是对死神最好的回击。小光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手干瘪了,脚上的肌肉也干瘪了。他在时光的催促下,在病魔的侵蚀下,慢慢地消耗着自己年轻的生命。不能行走后,他就坐在了电脑桌前,用已经干瘪的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下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受。他成为一个个“渐冻人”群中的一员,和他们共呼吸、共命运。幸福群、渐冻人联盟等,小光在这些QQ群里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一群人。原以为,在这样的群里,每天说的话可能都是让人难过的,其实不然。他们有着阳光的心态,他们都是一群每天看着自己走向死亡的人,但是他们没有沮丧,他们每天也像正常人一样,聊生活、聊新闻,甚至聊曾经健康的时光。
        他们经常聊着聊着,就有人不见了,而且是再也不见了。小光说,自己经常面对这样的死亡,已经习惯了。他说自己对死亡早已经释然了。
小光的腿不好使,最初他说自己也尽力地去走,但是使不上力。摔倒后,站起来强拧着走。小光在电脑前打字说,那时,他还心存幻想。
        就在一年前,他的身体越来越脆弱了,他无法阻止身体力量的丢失。他已经不能再流利地说话,不能再用自己熟悉的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每天起床要父亲抱着把他放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睡觉的时候再由父亲抱到床上。他自己白天从不睡觉,他说不想麻烦父亲,尽管父亲很希望儿子能多休息休息,但是每次小光都说自己不累,其实他是真的不想让父亲太累了。
        “得这种病,人是清醒的,但眼见自己身体一点点地丧失行动力。”小光这样说自己的病。而他的父亲则流着泪说:“许是自己见识少,从没见过这么残酷的病。”
        他经常出现抽筋,每次抽筋他都会疼得满头是汗。每次,他都咬紧牙关,不吭一声。
        “强烈抽搐之后,身体的力量犹如被上帝收走一般丢失,你无法挽回,你也无力挽回。”一个同样得病的病友在网上总结道。
        就在他无法用自己的语言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那会儿,他想了很多。他萌生了捐献自己器官的想法。他想自己到那个时候,身上哪些器官还能用呢?
        最初的的想法是朦胧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这一想法越来越清晰。一天,他在网上和一个沈阳的网名为沈水之洋的警察阿姨聊天,她的姐姐也是渐冻人。他说了自己的想捐献器官的想法,那个阿姨说支持他,并且帮助他联系了本溪市红十字会。很快,小光就在网上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和愿望。
        7月31日那天,本溪市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王凯和桓仁满族自治县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曲爱家等相关同志亲自赶到了小光的家里,带去了他梦寐以求的轮椅和他一直想吃的肉。可是,小光的父亲说,孩子已经无法正常吞咽了,就在前一天的晚上,他吐了一遍又一遍,说明孩子的吞咽功能已经开始不行了。这让大家听了心里很难受,但是小光却一直笑着。
        当红十字会的领导告诉他只能捐献眼角膜的时候,小光的眼神里有了一丝的遗憾。其实,他真的想把自己有用的器官都捐献出来,捐献给那些需要的人们。可是,他的病不允许啊。
当父亲代他在捐献书上签下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再次笑了。他在电脑上敲下了这样一段话:“我的光明,留给另一个需要光明的人,让我的光芒永留人间,还有人可以代我看世间的美好。”这就是他的想法,他说自己最后就是希望家人能坦然接受这个事实,快乐地生活。
        沈水之洋阿姨知道小光实现了捐献眼角膜后,在他的QQ空间里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光,用自己的眼睛照亮别人的人生,给他人带来光明,是件了不起的事。阿姨支持你,阿姨也会向你学习的,但阿姨心里还是会有隐隐的痛……”
        而对于父亲,他说如今什么都不想说,都在自己的心里呢!
        记者问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想了一想,告诉记者:“我想在那天到来的时候,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能笑着说‘光,走好’。特别是我的家人。还有,我不愿意拥有坟墓,我想顺水融入大海,自由自在的。”
        他请求记者把他捐献的文件拍张照片发给他,他想在自己的群里发起一个号召,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捐献的行列中。在记者采访完的第二天,他就在QQ上告诉记者,他的一个新疆的病友也想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献出来了。他说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他每天面对“渐冻人”的QQ群,经常就有头像再也不能点亮了,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一个离世的人,就会是自己。


                                                                                                              (来源:《本溪洞天报》、本溪市红十字会)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太原北街2号 邮编:110001
Copyright © 2013 Redcrossweb.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辽宁省红十字会眼组织资料库